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小孩来对待 ◎林沐雨

2020-07-11

我在高中担任行政工作,每当我看见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庞时,总是会想到自己的儿子,尤其当我去教室找他们,闻到一股上完体育课后所发出的汗臭味,瞄到因上网太晚打瞌睡的同学,更有的男生从走廊经过,喜欢做跳起来的动作,想碰到天花板的幼稚行为等等。
这些都有我孩子的影子啊!我总忍不住想到自己的儿子,然后我会想,在他们就读的学校,师长和行政人员有没有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来对待呢?尤其儿子们读了高中之后,看到这些学生,让我特别有感觉,忍不住会妈妈上身,上课时间,如果这些学生还在外面流连,总会鸡婆的叫他们进教室上课。
想起我在注册组时,遇到个应届毕业生,虽然他已考上军校,只可惜差了几个学分不能拿到毕业证书,我苦口婆心的打电话到他家,要孩子来补修学分,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就算真正完成人生的这个阶段,后来可惜他暑假要入伍训,没办法来上课。第二年我还是不死心的打电话去他家,跟他母亲聊了很多,他还是因为在军中,无法请长假而作罢,当这孩子放假时,穿着帅气毕挺的军装到学校谢谢我的关心,看着他的成长蜕变虽然开心,不过还是觉得有点可惜。
三年后又碰到同样情形,不过这个学生是考上国立大学,他爸爸不满意,要他重考,又怕在补习班交到坏朋友,宁愿要他跟高三学弟妹随班附读,要我们这些师长阿姨帮忙督促,只是从来没有这种状况,为了他,我写签往上呈报,设他的独立点名簿,交待上课老师记得点名,忘了来考试,还要打手机call他来考,幸亏最后有拿到毕业证书,让我们没有白忙一场。
注册组这个职务还兼办奖学金业务,一般人只会把公文贴在公布栏就算交差了事,可是很多需要帮助的同学根本不知道这些讯息,我把这些消息,不只贴在学校首页和教务处公布栏,甚至主动出击找寻家境清寒,需要帮助的学生。
学校有个慈晖奖学金,上面都有这些学生的详细资料,我去秘书室借这些资料参考,每个学生的家庭状况真是一页页的心酸血泪史,让人边看边掉泪,很难想像,有的家裏就靠学生打工及一些奖补助学金在过日子。
有份奖学金,名额两个,每个学生两万,前一年不是我担任这个职务,不知道同仁如何处理?只知道没有学生来申请,还被对方来文纠正,一定要学校提供名额,我想到两万块奖学金,对于学生来说,是一笔不小数字,于是我很用力的去找,打电话到学生家里,还被家长以为是诈骗集团,幸亏有找到这样的学生。
我们把颁发奖学金当作是荣誉在处理,所以会在朝会上公开颁奖,但有些学生,也许是自尊心关係,不好意思上台,我跟他们说受人帮助不是丢脸的事,现在接受帮助,将来有能力再去帮助别人就好了,像有一天我去劳检处研习,等我把车子停好时,看到位老先生的摩托车卡在车阵牵不出来,他请我帮他牵出来,做完这件事之后,觉得很开心,今天怎幺这幺好?让我有机会做好事。
结果研习结束时,换我的车子卡住了,一对母女好不容易把车子牵出来,那位小姐看我一付很头痛的模样,主动问我需不需要帮忙?我马上点头说谢谢,我们两个一起把车子拖出来,心想这个社会怎幺这幺温暖?还真是好心有好报,所以不管是助人或被帮助,都是件好事。
现在调到实验室当管理员,资优班的学生都要做科展,有一组学生做事态度很消极,爱做不做,指导老师顶个大肚子,假日还要来看他们做实验,一次做完活体实验,把实验完的动物尸体,用盆子盖在垃圾桶上,第二天我去整理实验室,闻到一股非常难闻的腐尸味。
我翻开垃圾桶一看,差点没昏到,马上又妈妈上身了,叫他们来,告诉他们做完实验要把这些垃圾清理好,不然后面的人根本没办法做,而且学校资源非常宝贵要爱惜,好好把科展作好,孩子听到我这样说,马上去处理,虽然指导科展是老师的工作,但是我也可以在旁边帮忙督促。
今年的实习老师,跟我老大同年,他们要离开时,我又开始妈妈上身了,有一位比较被动,人际关係及工作处理得不是很好的实习老师,告诉她到一个团体裏要主动一点,有什幺事能帮忙做就做,与人好好相处,不管她听得进去听不进去,我还是要说,因为他们就像我自己的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