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组织:只顾监视社交媒体‧讽总警长沦全国推特长

2020-08-07

14组织:只顾监视社交媒体‧讽总警长沦全国推特长(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讯)国内约14个公民社会组织直指,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如今沦为“全国推特长”(Ketua Twitter Negara),在我国罪案增加之际,只顾监视社运分子的社交媒体,且后者的多番言论和举动有辱国家警队的形象,故要求他立即辞职下台。其中,社运分子希山慕丁莱斯反讽地说,或许是卡立拥有不好的童年和年幼时没有玩具,因此如今视推特为其“新玩具”。14个公民社会组织代表週二召开记者会,包括净选盟2.0、大马人民之声(SUARAM)、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捍卫自由律师团、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被压迫人民阵线(Jerit)、全国亲学生阵线(PRO-M)及赵明福民主基金会等。他们声称,他们对于卡立积极监视反对党领袖和社运分子在社交媒体上的一言一语,以致有人因在推特或面子书上的批判言论而遭警方逮捕的情形表示讶异。“这是一名全国总警长的标準职务吗?警察机构的首号人物在大马监督罪案组织(MyWatch)披露去年我国在60天内增加2万宗罪案之际,却花时间在监视社运分子的社交媒体上。”与此同时,他们也质问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这是否是他提出新政治概念的政治转型方法?大马人民之声协调员苏克里宣读联合声明时指出,若政府有诚意进行政治转型,就应採取尊重批判性意见的温和政治方法,并减少强硬的方式,同时增加更多对话以打造政府和相关利益单位的分享平台。他们说,他们对于政府无法解决贫穷、宗教和种族问题及罪案率攀升的课题深感失望,并强调政府将利用资源解决这些问题,而非将资源作为使其他人噤声的用具。他们提及,为了避免加重司法和警察机构的工作,政府应终止无利于社会的伪案件,他们以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的肛交案为例,指这是出现选择性指控和浪费公帑的最佳例子,此事也导致我国成为国际社会嘲讽的对象。吁重组警察机构挽民心14个非政府组织认为,警方滥用《1948煽动法令》及刑事法典的举动显然和国际人权协定相悖,亦无视联邦宪法保障的基本人权,甚至将言论自由视为一种罪案。他们指出,从去年4月至今年2月为止,我国有逾40人成了警方滥用煽动法令和刑事法典的受害者,当中包括近日因于2月21日在吉隆坡国企十合购物中心(Sogo)声援被判入狱的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以致被捕的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团长兼雪州行政议员聂纳兹米、社运分子阿当阿里与“橙色13”(Jingga13)总协调员法立兹慕沙。他们直言,他们对警方一再违反人权的举动表示强烈反对,也认为警方的行为等同于视言论自由为一种罪案。“警方理应尊重人民发言和和平集会的权利,也应成为确保这些权利得以自由实践的保护着。”他们呼吁政府即刻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重组警察机构来挽回公众对警方的信心。他们重申,政府应即刻废除煽动法令及其他侵犯人权的恶法,因为这只会加剧警方为了某不负责任单位的政治利益而滥用法令的机会。利用刑事法典图让民噤声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认为,近日的逮捕行动显然是利用刑事法典企图让人噤声,并使人民陷入恐惧,而不敢直言。她指出,从2013至2015年,共有23人在煽动法令下被控和被判罪成,同时有56人在该法令被调查,这是反对党议员和社运分子长期面对的骚扰。“对话很重要,若不同意一些论点就召开论坛进行辩论,以开拓谘询和讨论的空间,而不是让被逮捕的人在不知道发生甚幺事之下被提控。”她强调,我国目前应验证看待消费税低收入人民影响、全国有40%人口属于贫穷族群,以及社会福利和健康服务的问题。“政府也需正视最受忽视的选举诚信课题,因为这不仅仅是5年一次的投票而已,而是转型的长期过程,如今我们不但没做好,情况反而恶化。”需正视公民社会空间萎缩问题大马国际特赦组织执行总监莎米妮指出,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去年12月提及我国人权捍卫者遭到攻击一事,意味着全球已盯着我国,而我国有责任展现自己的问责态度。她指出,在农曆新年展开逮捕行动也违反了国际人权法,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阐明,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此项权利包括持有主张而不受干涉的自由,和透过任何媒介和不论国界以寻求、接受和传递消息和思想的自由。她也提及,每4年半一度的“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会以人权为考量,而我国将在明年呈交期中评估报告,届时我国需作出解释,尤其是关于人权捍卫者遭攻击一事。“这种现象显示我国公民社会空间正在萎缩,这是我们必须严正看待的问题。”总警长决定拘捕权在农曆新年大年初一(19日)遭警方援引煽动法令逮捕,之后获释的社会主义党总秘书阿鲁切温说,有警察向他抱怨,称当天因逮捕他而无法带孩子出门。他说,当他问警方为何选在大年初一时,后者称原本下週才展开逮捕行动,岂料当天突然收到指示,显示了警方没安好心眼和滥权。“扣留所的警察还说要抓巫统的人进去,但进来的一直是反对派,这显示出低阶层的警方知道待遇偏颇的问题,拘捕的决定都来自卡立。”星洲日报‧体育‧2015.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