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书房》变装成你最爱的角色!英国世界阅读日嘉年华

2020-08-02

英美书房》变装成你最爱的角色!英国世界阅读日嘉年华

(取自World Book Day )

这是什幺日子?一会儿是穿着巫师袍的小巫师、小巫女,像是刚从霍格华滋结伙溜到麻瓜世界;走没几步,又撞见爱丽丝和疯帽子,好像刚从树洞逃离了红心皇后的魔爪。还没完呢!小小兵、红条纹衣的威利、蜘蛛人、蝙蝠侠……数也数不清的角色,凭空出现在平凡无奇的日常中,整个城镇都成了故事王国。

这不是「不给糖,就捣蛋」的万圣节街头,而是变装遍及所有英国及爱尔兰各级校园的「World Book Day」,世界阅读日。

究其源头,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亚,是最早为阅读举办庆典活动的地方。1923年,书商们在4月底设置一个属于书本的节日,用来纪念于4月23日过世的《唐吉诃德》作者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

199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将4月23日订为「世界阅读日」。这个日子跟文学特别有缘,除了是塞万提斯的忌日,也是文豪莎士比亚的的忌日,还是冰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拉克斯内斯(Halldór Kiljan Laxness)、俄裔美籍作家纳博科夫(Vladimir Vladimirovich Nabokov)等人的生日。




(网路截图:worldbookday.com)

今天不去要糖果,咱们来读书!

英国和爱尔兰于1998年第一次庆祝世界阅读日,为了避免跟4月底的复活节连假撞期,便将时间提早到3月的第一个星期四。世界阅读日是一个从民间开始,由下而上的活动,每个国家都各有独特的节目,而英国及爱尔兰最着称的特色,就是变装。

英国的世界阅读日前夕,儿童及家长纷纷动员起来,準备让孩子变身成自己喜欢的角色。服装跟道具都可以在商店或网路买到,不过购买的服装动辄三十几英磅,因此不想花钱的人,手作也是个好选项。




因应World Book Day庞大商机,网购有全系列迪士尼公主装任你挑选。(截自ebay.co.uk)

当世界阅读日到来,普通的校园摇身一变,到处都是超级英雄和迪士尼公主,《哈利波特》、《魔法灵猫》、《爱丽丝梦游仙境》、《威利在哪里》等畅销书,也都是大受欢迎的变装主题。

享受变装的不只有学生,连老师、书店店员,甚至作家也会来参一脚。2016年,英国《卫报》特别推出一系列儿童文学作家的变装照片。60岁左右的儿童文学作家马洛礼.布莱克曼(Malorie Blackman)和强尼.梅雷斯(Jonathan Meres),一到世界阅读日依然童心大起,一个戴上面具成了V怪客,另一个则是用卫生纸把自己捲成木乃伊。共同创作《Pugs of the Frozen North》的菲利普.里夫(Philip Reeve)和莎拉.麦金太尔(Sarah McIntyre),则是一起扮装成自己创作的故事主人翁Shen和Sika,还牵了7只可爱的巴哥!




(截自:theguardian.com)

变装活动之余,各校活动也是重头戏之一。除了常见的交换书籍、创作者演讲,有些学校还会配合时事、设计阅读活动。例如恰逢大屠杀70週年的2015年,就有学校以《安妮日记》为主题,带着孩子认识历史的伤痛。




2015适逢大屠杀70週年,有学校以《安妮日记》让孩子认识历史伤痛。(截自:theguardian.com)

英国和爱尔兰的世界阅读日还有另一个特色:「一英镑图书抵用券」。每年书商、出版社和National Book Token公司合力发出近1500万张抵用券,几乎全英国及爱尔兰18岁以下的孩童都可以收到。孩子可以拿着抵用券,到数千家合作书店、超市免费换取该年选书,也可以用来购买其他书籍,折抵书价一英镑(在爱尔兰是1.5欧元)。




主办单位每年发出1500万张图书抵用券,鼓励孩童免费换取年度选书,也可折抵一英镑购买其他图书。(取自World Book Day

图书抵用券让不分贫富、出身的所有孩子都能拥有一本书,国家读写信託(National Literacy Trust)2016年的报告指出,7到11岁的孩童中,每4个孩子就有一个使用抵用券,买下人生中第一本属于自己的书。如果把範围限定在接受学校免费餐点的孩童身上,比例将提高到三分之一。

精心策划活动,阅读遍地开花

2019年,英国和爱尔兰的世界阅读日主题为「分享故事」(Share a Story),畅销绘本创作者罗布.俾迪尔夫(Rob Biddulph)亲手操刀,设计了一系列的书籤角色:海盗书籤、老虎书籤、福尔摩斯书籤、华丽摇滚书籤等。俾迪尔夫受访时提到,他先是画出了他对阅读的联想,然后帮它们加上眼睛,就变成了生动有趣的书籤角色。他还偷偷说,他的最爱是「嘻哈书籤」(Hip Hop Bookmark),这个人物角色戴着一条巨大的项鍊、金框墨镜和鸭舌帽,工作人员私下都称它「野兽男孩书籤」。

随着英伦版的世界阅读日(今年是3月7日)到来,英国各地也纷纷展开热烈的庆祝活动。有30名孩子受邀至唐宁街10号的首相官邸,与彼此分享故事,并和作家、插画家一起阅读、画图。活动还特别邀请太空人提姆.皮克(Tim Peake)透过影片现身。皮克一身工作服,坐在太空舱里,拿着一本书,鼓励孩子每天花10分钟来看书、分享故事。




(截自网路影片:World Book Day

主办单位今年也促成了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和书店的合作,在45家足球俱乐部设立为期几天的「快闪书店」,让球迷疯足球之余,也能一起疯阅读。

各校的活动自然也是五花八门,World Book Day主办单位特别选出几所优胜学校,奖励师生的用心:安特里姆小学(Antrim Primary)把木汤匙作成畅销儿童作家茱莉亚.唐纳森笔下的角色,孩子的剪剪贴贴、画画写写,普通的汤匙成了可爱的人偶。伊索贝尔.梅尔学校(Isobel Mair School)则是举办了「看蛋糕猜故事」的比赛,让大家透过蛋糕装饰的线索,来猜那代表了什幺故事。汤顿市(Taunton)的国王预备学校(King’s Hall School),则让孩子为喜欢的故事製作「情绪板」(mood board),8年级的孩子还以喜欢的书为主题,做出独一无二的世界阅读日抱枕。




(取自World Book Day

 

世界阅读日的活动除了每年为孩子留下美好回忆,也为更多人带来欢笑。响应今年「分享故事」的年度主题,Kinder Castle nursery老师特地带孩子到老人院West Farm Care Centre,举办了场《爱丽丝梦游仙境》下午茶,不分老小,大伙都装扮成自己喜欢的角色,畅谈最爱的故事。




不分老小扮成自己喜欢的角色,畅谈最爱的故事。(取自craighealthcare)

缤纷之下的反思

在世界阅读日嘉年华般的气氛下,反思的声音也逐渐浮现。开始有家长抗议变装浪费钱,同时,变装活动衍生的竞争心态,也让家长感到不少压力。例如《独立报》就报导,有些学校因此停办变装活动,有些则是让学生配合「床边故事」的活动主题,改成穿「睡衣」来学校。

2015年《卫报》也有评论提到,由于当前书籍、影音里的主角大多都是白人,对非白人的孩童来说,变装可能会遇到不少苦恼——当一个黑人孩子特别用白色的修正液画出伤疤,精心打扮成哈利波特,但却没有人认出他在扮演谁时,孩子是否会觉得难受?

有光明就会有阴影,儘管还有很多问题待解决,不过世界阅读日依然是许多大小书虫们每年引颈期待的盛会,一系列的活动也确实创造更多阅读的契机。至于世界阅读日要如何不沦于铺张虚荣,还是有赖教育的现场了。

国际书籍援助(Book Aid International)或许提供了一个好的案例,他们在世界阅读日前,预先推出「变装指南」。变装指南是免费的,不过他们也希望下载的人可以捐出一英镑,让基金会捐赠书籍给难民营、医院、监狱等缺少书的地方。网站上写道:「只要两英镑就可以送出一本书,每一分钱都可以带来改变。」

穿上搜集或自製而成的服装,给自己留下美好回忆,同时也连带关怀他人,将阅读的种子散布到无法触及之地——也许,这就是世界阅读日的初衷吧。




「变装指南」希望让变装活动不沦为铺张虚荣,并希望下载的人也能关怀他人。(截自:bookai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