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置屋恐养蚊居民忧心忡忡

2020-07-08

废置屋恐养蚊居民忧心忡忡废置屋恐养蚊居民忧心忡忡废置屋恐养蚊居民忧心忡忡

(古来7日讯)古来大力花园居民申诉,该花园隔邻的美华花园已被当局列为骨痛热症黑区,更发生一人因蚊症丧命,本身花园则面对2间废置民宅无人管理,被附近居民当成垃圾场及吸毒者的天堂,令居民忧心忡忡。

住在大力花园沙加五路的王汉钦(68岁)表示,面对角头的民宅空置已逾10年,非但杂草丛生,且经常有附近一带的居民将垃圾往杂草里丢,导致蚊虫滋生。

他指出,他们曾经多次向古来市议会投诉,当局也在最近因花园有人染上蚊症而派员喷射蚊雾。

他透露,与该花园区毗邻的美华花园是蚊症黑区,目前已发生逾16起蚊症,且有一人因蚊症去世。若废置的民宅不儘速派员清理,他们担忧该花园区也将成为另一个蚊症黑区。

与废置屋相邻的居民尤妮(36岁)指出,虽然废置屋的铁门已上锁,但入夜时分经常有友族男子鬼鬼祟祟从屋子后面进入屋内,令当地居民担忧不已。

陌生人鬼祟入屋引民忧

她透露,丈夫曾将废置屋后门反锁,却被这些男子撬开来。住该处约10年,只看据说来自沙巴的屋主一次,当时他们有向屋主反映杂草的问题,并要求屋主让他们在房子的庭院及周围种菜。

她表示,在屋主答应下,她与周围的邻居休闲时便在屋子周边种一些木薯、蔬菜等,但他们善意的举动却被另一名邻居大骂,还用药水将木薯、蔬菜毒死,为避免争议,邻居便放弃种植。

在废置的情况下,杂草堆不但蚊虫滋生,邻居也曾目睹蛇游至草堆内,虽然她曾经多次向市议会官员投诉,但当局只是前来贴通告后便不了了之,令他们对家居的安全感到忧虑。

杂草丛生蛇虫出没

住在沙加六路的张俊华则表示,与他毗邻的住宅已空置多年,且两年前其中一间房子突然着火,所幸附近的邻居及时发现将火扑灭。

他指出,曾经有吸毒者进入屋内吸毒,而他也曾经要求吸毒者离去,但被劝告不要惹他们,以免家居的安全受到威胁。

他披露,这间民宅原本装有铁门、铁花、凉棚等,但在废置后遭人拆除,如今已形同垃圾堆,被丢弃许多物品,让他担忧长久下去会再度发生火患。

市会贴警示屋主无动于衷

行动党古来大力花园秘书兼古来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黄勃扬表示,这2间民宅都在没人打理下废置多年,居民也经多次投诉,包括古来区国会议员办公室曾在去年8月间向市议会投诉,当局过后派员前来张贴告示,限令屋主在7天内清理杂草等,但并未见屋主採取行动,当局也好像没事发生般。

他表示,毗邻花园既然已发生蚊症致命病例,意味着蚊症问题人命关天,加上居民也已多次投诉,希望当局能够积极及主动地採取行动,包括发出罚单给屋主、封锁现场及充公等,而非像拖车般,在国会议员办公室投诉多时都未採取行动,直到蚊症蔓延后,才来採取拖车行动。

随行到场视察者包括行动党古来大力花园主席戴南香、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特别助理蔡秉康。

蔡秉康表示,州议员办公室于5月间,就沙加五路的问题电邮市议会投诉,却一直没有下文,便于7月间致函市议会,该会官员于8月15日到相关屋子张贴告示,令屋主在7天内将房子清理干净。

他指出,市议员卫生组官员也在到场视察后,将该房子鑒定为蚊症繁殖的温床,当局应该马上採取行动处理,而并非只是张贴告示却没有后续行动。

他说,在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下,赋予地方政府採取行动对付不负责任的屋主,即在第74项(污秽的房屋及其他)条文下,一旦屋主让房子处于污秽及不完整状况,或杂草丛生或长满恶臭植物,可被罚款不超过1000令吉或6个月,或两者兼施的刑罚。

他表示,相关法令第109项(没有遵从通知书或指令)条文,若屋主没有遵从当局的通知书或指令,若罪成可被罚款不超过500令吉或6个月,或两者兼施。

有鑒于此,他促请古来市议员积极採取行动为民解忧,并希望相关屋主能够挺身而出解决问题。